黄桶信息门户网 > 健康养生 > 一个精妙的身体“开关”,打开肿瘤治疗新大门

一个精妙的身体“开关”,打开肿瘤治疗新大门

阅读量:1809      2019-11-28 09:43:06

北京时间昨天晚上,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宣布(此前有报道)。

威廉·凯林,美国哈佛医学院达纳-费伯癌症研究所和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研究员

彼得·拉特克利夫,英国牛津大学马格达莱纳学院努菲尔德医学系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杰出研究员

格雷格·塞门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遗传医学教授

他因“在理解细胞感知和适应氧气变化的机制方面的贡献”而获奖

威廉·凯利

Peter ratcliffe

Greg Semenza

记者从多次采访中了解到,许多国内医学研究工作者和获奖者有交集,其中两位新获奖者也将于月底来到上海参加世界顶级科学家论坛。

专家告诉记者,正是这三位获奖者的基础发现为贫血、心血管疾病、黄斑变性和肿瘤的治疗开辟了新的途径。值得一提的是,正是由于他们的重要发现——缺氧诱导因子(hif),世界上第一种新的缺氧途径药物作为1.1类药物被批准在中国上市。

发现生活中微妙的氧气“开关”

众所周知,包括人类在内的大多数动物都离不开氧气。但是我们对氧气的需求必须保持微妙的平衡,否则,缺氧会窒息而死;过量的氧气会导致中毒和死亡。因此,生物体进化出许多微妙的机制来控制氧平衡。例如,一旦体内氧含量过低,身体就会促进红细胞生成,并将氧浓度保持在合理的范围内。

获得该奖项的三名科学家精确地发现了这种身体反应背后的基因表达。概括地说,他们发现这个反应的“开关”是一种叫做缺氧诱导因子(hif)的蛋白质。

20世纪90年代,Semenza和ratcliffe开始研究缺氧如何导致epo表达增加。结果,他们发现了一种转录增强子,它不仅可以随着氧浓度的变化而相应地变化,而且可以控制epo的表达水平。是hif。

随着研究的深入,更多的困惑有待解决。其中,一些人在意想不到的方向上有了新的发现。Hippel-Lindau综合征(vhl综合征)患者因vhl蛋白缺失而出现多发性肿瘤。典型的肿瘤由不合适的新血管组成。

肿瘤学家林熙蕾一直试图找出原因。结果,他发现vhl蛋白可以通过依赖氧的蛋白水解负调节hif-1。一般来说,缺氧诱导因子控制着人体和大多数动物细胞对氧气变化的复杂而准确的反应,因此这三位科学家逐步揭示了生命的奥秘。

临床应用转型模式诞生于上海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肾内科陈楠教授告诉记者,正是在这三位获奖者的基础研究上,她领导的世界上第一种新的缺氧途径药物罗莎达(Rosastad)的临床研究得以成功开展。

这是一项将基础研究转化为临床应用的示范工作。今年7月,陈楠领导的两项关于肾性贫血最新治疗药物罗莎达的研究结果也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也是基于研究结果,罗克沙斯塔作为国家1.1级新药,已经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优先审批程序,超过美国、日本和欧洲,率先获准在中国上市。该药物用于治疗透析患者的肾性贫血,其上市对国内外肾性贫血患者的治疗具有深远的影响。

逆向思维为癌症治疗开辟新方向

这种微妙的“开关”的临床应用价值远远不止于此。王婷,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血液学家,2012年12月至2014年3月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塞门扎实验室工作。

同时,她以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Semenza的身份发表了一篇科学论文,这是hif在乳腺癌领域的机制研究。谈到与诺贝尔奖教师共事的经历,王婷表示,印象最深的是塞门萨对科学研究的热爱、严谨、勤奋和坚持。“在他们的实验室里,来自其他领域的科学家经常来讨论合作的可能性,从而为更多的科学研究火花做出贡献。”王婷说道。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基础医学院院长程金科教授得知今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宣布时,特别激动:“他们三人的发现是一项开创性的工作,后来许多研究都是沿着这条道路进行的。虽然这项研究属于基本的细胞调节机制,但其应用非常广泛,涉及肿瘤、心血管疾病和许多其他威胁人类健康的主要疾病。”

“过去,大多数肿瘤治疗的想法是直接杀死癌细胞,而三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研究提供了一条新的途径。”程金科告诉记者,由于血管生成与许多实体肿瘤的发生和发展有关,在临床实践中,基于这一原则,研究人员开发了靶向hif-1/vegf的新药,许多治疗实体肿瘤的vegf抑制剂已在中国上市。

摘自《文汇报》,第二版,2019年10月8日

作者唐文佳,《文薇邮报》首席记者

编辑张夏

澳门现金网 上海十一选五 澳门百家乐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

Copyright (c) 2013-2015 117idea.com 黄桶信息门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