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娱乐

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作者: 高红波   发表时间:2018-03-22 17:22:41


近年来,随着国内自驾游的蓬勃发展,我国短期汽车租赁市场进入快速发展期,与之相关的保险需求随之激增。但我国保险公司没有针对此类业务的保险,车辆承租人只能选择从汽车租赁公司购买。但鲜有人发现其中藏有“猫腻”。上海证券报记者近日独家拿到的一份《对汽车租赁公司涉嫌非法经营保险业务的分析及建议》(下称《建议》),揭开了火热的汽车租赁市场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保险“黑幕”。这其实是由某地方保监局明察暗访神州租车等数家主流汽车租赁公司后的调查结果。该保监局在《建议》中直指汽车租赁公司“四宗罪”:直接向承租人收取“保险费”,涉嫌构成非法经营保险业务;收取基本保险费,涉嫌构成强卖保险行为;对保险合同信息披露不充分;保险费计算的合理性有待商榷,可能构成不当得利。无销售保险资质 涉嫌非法经营当前,国内市场中规模较大的汽车租赁公司有4家:神州租车、一嗨租车、首汽租车和瑞卡租车。经上述保监局向部分保险公司了解,这4家汽车租赁公司均以被保险人和投保人身份,按年以公司的名义将营运车辆统一向保险公司投保,然后再向承租人提供短期保险服务。上述保监局指出,汽车租赁公司存在的第一个问题是:既无经营保险业务的资质,提供的保险又未经审核或备案,就直接向承租人收取“保险费”,涉嫌构成非法经营保险业务。首先,汽车租赁公司无销售保险产品的资质。2015年修订的保险法第六条规定:“保险业务由依照本法设立的保险公司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保险组织经营,其他单位和个人不得经营保险业务。”当前能够销售保险产品的机构主要有保险公司、保险中介机构、保险兼业代理机构。经上述保监局查询,被调查的上述4家汽车租赁公司,在该局所管辖的地区并未取得保险经营资质,也无网上销售保险资质,其直接向承租人收取保险费的行为涉嫌构成非法经营保险业务。其次,汽车租赁公司销售的短期保险产品并未经过备案审批。根据《财产保险公司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保险公司销售的保险产品应经过审批或备案。截至目前,保监会和中保协均未审核和备案过按日销售的汽车保险产品,汽车租赁公司销售的相关产品属于非法产品,构成非法经营保险业务。此外,汽车租赁公司提供的不计免赔服务实质是不计免赔险,如果汽车租赁公司就免赔部分单独向租车人收费,并将收费作为今后事故理赔基金,而不交给保险公司,也将涉嫌构成非法经营保险业务。收取商业车险费 涉嫌强卖行为汽车租赁公司存在的第二个问题是:收取“基本保险”费,涉嫌构成强卖保险行为。目前,汽车租赁公司租赁方式分为线上预订、电话预订和门店预订3种,其中线上手机APP预订成为最主要方式,保险服务也多通过此渠道销售。以神州租车为例,当选好车辆点击“立即订车”后,显示的费用合计金额大于首页显示的日均租车费用,此时费用除车辆租赁及门店服务费还包含基本保险费和手续费。基本保险费为其所涵盖保险的总价,未对各类保险的价格分别说明,也未充分揭示保险及不计免赔服务的具体内容。不过,神州租车网站主页有对基本保险费和不计免赔服务较为详细的说明。基本保险费包括车辆损失险、第三者责任险、车上人员责任险(驾驶员)、全车盗抢险、玻璃单独爆裂险和自燃损失险。保险法第十一条规定:“订立保险合同,应当协商一致,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除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必须保险的外,保险合同自愿订立。”而汽车租赁公司为承租人提供的保险中,除第三者责任险为法律规定的强制保险外,其余险种均为商业保险,不属于强制险范围。也就是说,汽车租赁公司不能强制要求汽车承租人购买。“被调查的4家汽车租赁公司都将这些保险作为必选项目,强制承租人必须购买,违背了保险合同自愿订立原则,侵害了消费者的消费选择权,涉嫌构成强卖保险。”上述保监局在《建议》中指出。相较之下,美国汽车租赁公司提供的保险,除第三者责任险这个强制保险外,其他保险均为独立可选项目,并非强制要求购买。保险合同模糊 信息披露不充分汽车租赁公司存在的第三个问题是:对保险合同信息披露不充分。根据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上述保监局指出,汽车租赁公司向承租人提供保险服务涉及的保险合同为格式合同,但并未充分履行向承租人的说明义务。一方面,承租人支付保险费时,仅显示汽车租赁费,在确认支付后才显示需要交纳的保险费,汽车租赁公司并没有对保险费所覆盖的保险内容进行充分披露。另一方面,一些汽车租赁公司甚至故意隐瞒承保范围,导致承租人在索赔时发现保险内容与汽车租赁公司官网公布的不符。保费高于险企报价 或构成不当得利汽车租赁公司被指出的第四宗罪是:汽车租赁公司保险费计算的合理性有待商榷,可能构成不当得利。根据保险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保险公司应当按照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的规定,公平、合理拟订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不得损害投保人、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合法权益。”然而,汽车租赁公司保险服务定价过高,且费率未经过审批或备案,严重侵犯了消费者利益。上述保监局调查发现,一方面,汽车租赁公司收取的基本保险费在租赁收入中的平均占比约15%。而根据神州租车和一嗨租车的财报,其支付给保险公司的保险费用在租金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4.1%和5.4%。保险费用支出占比远远少于保费收入占比,即汽车租赁公司从承租人收取的保险费远远高于其实际保险费用支出。

苗圩说,虽然新建充电桩数量持续攀升,然而随着我国新能源汽车数量的快速增长,充电基础设施结构性供给不足问题仍日益凸显,目前我国电动汽车车桩比仅为3.5:1,整体规模仍显滞后。同时,充电设施布局仍不够合理,公共充电桩使用率还不到15%,可持续商业发展模式还没有形成,存在运营企业盈利困难和消费者反映充电价格偏高的双向矛盾。据了解,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是中国电动汽车领域跨学科、跨行业、跨部门、跨所有制的非官方、非营利性政策和学术研究会议平台,会员由电动汽车领域相关部委和地方政府人员、专家学者和企业家组成。

(原标题:央视财经独家证实:吉利买完“沃尔沃”,又准备要买“奔驰)

东风本田对于机油异常增多问题的解释,目前存在诸多疑点。例如东风本田称,汽油进入机油箱内,并导致机油液面升高的情况,对于车辆的使用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在很多发动机上都存在类似情况。对此,新京报记者采访一位汽车售后技术负责人。该负责人称,发动机“烧机油”的情况很常见,但机油增多的问题却很少见。此外,不管是汽油、水还是其他液体进入机油中,若不及时解决都会对发动机造成影响,可能引起发动机磨损等情况出现。同时,东风本田方面称,在机油尺上限增加30mm是没有问题的,而一旦超过就必须要更换机油。对此,上述技术负责人指出,汽油进入机油箱就会稀释机油,影响机油对发动机的润滑作用。“如果汽油进入机油箱中的量较多的话,发动机会出现严重抖动,故障灯也会报警。”另外,记者在CR-V的车辆使用手册中发现,在发动机机油的使用说明一处,明确标注了:发动机机油添加过量会导致泄漏和发动机损坏。目前,多位车主告诉新京报记者,接下来还会继续维权,直到东风本田给出根本解决方案。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对于中国本土高端汽车品牌而言,眼下是一个发力的好时刻。打着中国豪华SUV品牌的长城“WEY魏派”单月销量突破2万辆;吉利联手沃尔沃打造的领克品牌正式登场,凭借在产品与渠道上的新打法赢得诸多赞誉;造车新势力的领头羊蔚来汽车也在寸土寸金的北京长安街开设了首家品牌体验中心,其首款量产车也即将上市。但对于率先打出中国本土高端品牌概念的观致汽车而言,眼下却是一个失意时刻。销量没有显著改善,核心外籍高管离职,新股东入股一事迟迟未能敲定,媒体舆论中,破产清算、资产贱卖、有可能倒闭等负面消息接连不断。尽管外界唱衰的声音不断,但在观致汽车内部看来,这就如同黎明前的黑暗,随着新股东入股,新旧股东一道增资,观致汽车也有望触底反弹,2018年迎来破局。新旧股东一道注资延续半年之久的观致新股东入股一事,即将水落石出。11月17日,长江产权交易所官网发布一则“观致汽车有限公司25%股权挂牌转让公告”,奇瑞汽车投资有限公司拟转让所持有的观致汽车25%的公司股权,标的挂牌价格为16.25亿元。挂牌截止日期为12月14日。四个月前的7月12日,长江产权交易所挂出一则公告“观致汽车有限公司25.5%股权挂牌转让公告”,奇瑞汽车投资有限公司拟转让观致汽车有限公司25.5%股权,挂牌价格为16.575亿元人民币。不过这一转让最终流拍。与此前股权转让公告后引发多个版本的新金主不同,11月的股权转让公告后,新金主的传闻都指向深圳宝能集团。此前在收购万科中以野蛮人姿态声名大噪、最终却黯然退场的宝能集团,在入股观致一事上一直保持低调。但多方信息显示,宝能入股观致已是铁板钉钉,只待最后一纸公文公布。奇瑞内部人士曾对媒体表示:“双方早已进入走流程的阶段,只待这个月审批结束”,观致方面也有内部人士对外透露,宝能已经注入部分资金救急。尽管宝能入股观致基本已定,但围绕观致的资产估值却引发一波争议。6月16日,观致汽车外方投资者以色列Quantum母公司KENON发布公告表示,观致、奇瑞、Quan-tum量子公司已与一位来自中国的投资者签署合作协议,该投资者将向观致注资65亿元以获得其51%的控股权。按照这份公告,观致汽车的总估值为130亿元。但按照长江产权交易所挂牌的公告,观致汽车25%的股份出让价格为16亿元左右,资产总值只有65亿元,资产估值缩水一半。也因此,近一段时间以来,观致资产贱卖、估值缩水一半的声音不断。对此,奇瑞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这是外界有误解。新股东入股的方案是原有股东等比缩股,新股东进入后增资扩股。“新股东以16亿的价格接手奇瑞转让的25%股权,再以差不多同样的价格接手观致外方股东的股权,之后,奇瑞和外方股东再将股权转让的30多亿资金投入观致,新股东也要按股比追加投资,由此观致汽车还是130多亿元的资产总值。”也就是说,观致汽车股权转让时总估值约65亿元,股权转让后新股东、奇瑞和以色列投资方新老股东一起追加投资,将观致汽车的总盘子增加至130亿元左右。这和此前以色列股东披露的新投资者以65亿元获得观致汽车控股权的内容一致。长江产权交易所的股权转让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底,观致汽车资产总额129.6亿元,截止2017年10月底,观致汽车资产总额为113.87亿元,总负债为92亿元。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与7月份的股权转让相比,11月的股权转让中少了0.5%的股权,按照中外股东等比缩减的股权转让方案,宝能将获得观致汽车50%的股权,而不是此前的51%。这意味着宝能放弃对观致的绝对控股权,但依然是第一大股东的地位。多方盘活2007年12月成立的观致汽车,如今已正式成立10周年。10周年,对于任何一个品牌都是值得纪念的时刻,但是一直深陷亏损泥淖的观致汽车和中外股东显然没有太多心情庆祝。相关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3月底,股东双方累计出资金额104.25亿元,其中占比一半的奇瑞公司出资52.13亿元。成立10年,观致汽车亏损94亿元。观致外方股东量子公司的母公司Kenon Holdings披露的年报显示,2014年,观致净亏损22亿元;2015年亏损25亿元;2016年则亏损19亿元。2017年第一季度,观致又亏损了3.08亿元。除了一直亏损,销量上,观致汽车也一直没有太大突破,迟迟未能达到当初年销售3-5万辆的“小目标”。2014年,观致的销量是7000辆;2015年,销售1.4万辆,实现了翻番增长;2016年,销售2.49万辆,同比增长70%。今年1-10月份,观致汽车累计销量仅为12545辆,同比下降31.8%。10月,观致副总裁、负责观致汽车整体设计的何歌特(Gert Volk-er Hildebrand)离职,这也是观致此前引以为豪的国际化团队、外籍专家中的最后一位。外籍专家的纷纷离职,让观致一直高举的国际化旗帜黯然失色,再加上销量低迷,新股东入股一事迟迟未敲定,引发外界不利传言。在领克、WEY、蔚来等新一波高端品牌高歌猛进之际,最先冲击高端的观致汽车却负面缠身,不免引人唏嘘。观致为何难以取得市场成功,成为业界颇多讨论的一个话题。汽车行业分析师封士明认为:“定价高、渠道拓展不利等都是表面原因,深层次原因还是试图在错误的时间做正确的事,再加上内部管理不利。现在大热的电动车、智能互联,观致在2009年时就已经涉及,但当时这些太超前,看不到市场,于是观致选择先主做传统车,但他们自己都认为中国市场不再需要一个新的传统汽车品牌,导致后续品牌、定位定价等等自我矛盾。后来要做高端的新品牌,都效仿了观致引用外脑、国际化团队打造的道路,但都避开其在定位和定价、销售渠道开拓等方面的失误。”在封士明看来,随着新一波高端品牌的发力,留给观致的时间已经不多。好在,在新能源、智能化带来的新一波造车热浪潮中,有造车经验和轿车资质的观致汽车,依然能够引来愿意大笔投资的新投资者。新股东不仅带来大笔资金,还有可观的订单和全新的销售渠道。今年8月30日,在Kenon Holdings发布的财报中显示,新的投资者承诺预付给观致汽车10亿元人民币,同时将一笔可观的投资相关资金根据合同限制条件存入了指定账户,这笔资金的数额涵盖用于帮助观致在交易结束前支持自身资金需求的数额。

编辑:高术辉
-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www.117idea.com all rights reserved